玄冥十七

我就是个渣,更文随心情

想开杰佣。。。
想开德雷斯骨科。。。。
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。。。。。
emmmmmm
还是继续死吧

约瑟夫:知道么,其实我60多了。
杰克:哦,我大概也就一百多
45的厂长:滚。。。。

为什么约瑟夫那么帅却60多。。。。

【all金】学院生活什么的都是假的(3)

      安迷修走出了校长办公室,冲着丹尼尔鞠了一躬。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你和金关系很好,但是这是上层的意思,我也无能为力。”丹尼尔轻声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换做我,我也不想啊。金进来时,吃了不少苦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关上门,苦笑着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仅仅因为没有元力就要开除他么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然后对社会上说,他不是我们的学生,他出事跟我们没关系。为了学校的名誉牺牲几个微不足道的人……
       可笑。
        当晚安迷修无法入睡,虽然开除通知延期到了下周,但终究还是有的。
        算了睡觉吧,明天早上还要迎接金回校呢。
        他闭上眼,又是那天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的金还只是一个迷路的孩子,他也只是个扈从,还未成为骑士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傍晚金被焦急的姐姐带走,他回头说,我叫金,我们会再见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记得,他当时点了点头,看着男孩离去。
        他十六岁时,成了最年轻的骑士。其他的骑士十六岁时还只是扈从。
        他还记得,在圣殿前度过的那一夜,他满脑子都是金。
        骑士的盾是用来守护教会的,骑士的剑,一边是用来守护弱者。
        而另一边,只为了心上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看着金,以及那个剧毒的面包,他知道,他守护的那个人,有人想破坏。
        骑士的剑随时可以出鞘,只要有了那个理由。
TBC.

我复活啦哈哈哈哈哈
没错,我又要死了
鬼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新
ps 骑士册立参考中世纪的那套

       

【all金】沙雕甜饼(3)

4
金今天认识了一个骑士,他叫安迷修。
安迷修是个天天把骑士道挂在嘴上的超级中二少年。
有一天金问安迷修骑士道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安迷修说了一堆,妇女儿童,上帝教会。
这么麻烦啊。
也不算是,因为最后骑士的剑只为一人出。
那安迷修你呢?
为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。
安迷修看着笑着对金,恍惚间看见了教堂壁画上唱着圣歌的天使。

TBC
更新了更新了(你怎么还有脸打tbc)
下次开始30号之前跟一片正文
(呵呵,记得住吗)

【all金】沙雕甜饼(2)

      3
金认识了一个撸串同好。
他叫雷狮, 大赛现第三。
他们撸穷了十几个摊位,外带一家自助餐厅。
一天他们为了吃羊肉串还是烤面筋吵了起来。
金说,信不信我咬你。
雷狮坏坏的说,那我躲你心里,你咬我你也心疼。
tbc
明天补安哥的
(你个后天是不是太久了。。)

【all金】沙雕甜饼(1)

      金是个好孩子,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那种。
        金是个坏孩子,天天惹情债上身的那种。

1
       金有个发小叫格瑞,所见皆可斩。天天就扛着天涯原谅刀四处溜达。见到情敌就是斩。
        剩下的要不就是对金没意思,要不就是前十。
        就是这样一个人,却对牛奶有着别样的热爱。
        尤其是纯牛奶。
        金也问过他为什么就爱没什么味道的纯牛奶。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只有纯牛奶加上你的笑容甜味才刚好。”格瑞微微一笑,温柔又宠溺。

2
        金拜了嘉德罗斯为师。
        而我们的圣空星未来的王尽然一反常态的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 按他的说法是,日久生情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金的进步并不大。他很苦恼。
        他对不起嘉德罗斯,他觉得自己笨到没人要。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轻轻一笑,说:“这更好,这样就可以不费力的独占你了。”

TBC
         答应好的甜饼,后天把剩下的补上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啊啊啊啊,都忘了还有更新这东西了,对不起小宝贝们啊。
这周我争取更个小甜饼
毕竟要开虐了。。。。。。
我爱刀子(半个月没更新你说什么啊!)
。。。。。
有人爱我就在评论区吱一声呗
让我有更大的动力。_(:ᗤ」ㄥ)_

【all金】学院生活什么的都是假的(4)

    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的学校,只知道一路上回头率很高。才不是因为这个团对颜值逆天,当然,有这个原因,但最主要的还是太闹。嘉德罗斯对雷狮说虫子好烦,雷狮叫嚣来咬我啊,安迷修在一旁嘘寒问暖,一口一声王子殿下,最后还是自家发小最安静最和蔼可亲。

emmmm,如果忽略掉将最大化的天涯原谅刀。。。。 

最后,差点迟到。老子容易么QAQ

虽然迟到也没什么关系,安迷修是学生会会长,格瑞副会长,嘉德罗斯是没人敢惹的董事会会长的儿子,外加一个笑一下就能让值日小妹忘记记名字的超人气偶像雷狮。。。。 

等等,就我最普通么∑(Д ) 

回到座位上,却看见抽屉里有人放了慰问早餐。原来有人记得我么,看这个世界的人的性格和我原来的那个差不多,应该是紫堂放的吧。

 “建议你最好别乱下定义。”

 “也对。”金赞同的说。

 等等。。。。。。

 金看着浮在自己面前的小人,一脸懵逼。

 “你好。”小人礼貌的微笑。

 “诶⊙⊙!”

“不需要这么惊讶,我只有你一个人看得见,所以,你先过了这关,之后我在详细说明。还有,我叫D.K。”

 与金同班的卡米尔听见金的叫声,眉头一皱,走了过来。 “金,怎么了。” 

“这里有一个……”金才不管,他偏要说。

  • K似乎意识到什么,赶紧说:“把我暴露出去你会死的,没骗你。” 

行行行,你牛逼,我本来就没要说。

 “有一个什么。”卡米尔决定要是什么对金有危险的东西,就就地处决,反正他有无定之身到时候还可以抱着金,我真他妈是天才。

 等等,我好像毁了什么,管他呢。

 “没什么,只是没想到会有人送慰问早餐。” “这样啊。”卡米尔拉了拉围巾,“说起早餐,我这里有一盒马卡龙,吃么?” “真的么,谢谢你,卡米尔!”金跳上去就是一个拥抱。 卡米尔小心的掩藏这嘴角的那丝笑意,去拿昨天晚上做马卡龙送给金。

 再怎么样他也是雷狮海盗团的一员,是个人气偶像,买什么的是不太好,所以他为了金特地学做了马卡龙。顺便也为了自己。。。。

 紫堂幻值日结束回来了,之后安迷修和格瑞忙完学生会的事也回来了,然后就看见金这在拆一个面包。 “紫堂!”金看到紫堂,赶忙挥了挥手。露出了招牌笑容,笑的周围的人仿佛看见了天使。

“金,怎么了。”紫堂一愣。

“谢谢你的早餐。”金还在开着面包,面包屑弄的满桌都是。

“可不是我给的。”

金一怔但随即便又和没事一样。

也许是别的什么人还记得他吧,要好好感谢才行。

“我建议你最好别吃。”D.K不知又何时冒了出来。

“金,什么早餐,你不是吃过了么。”格瑞皱著眉头,心中忽然不安。

“早上一来看见抽屉里被放了慰问早餐,要好好谢谢那人才是。还有,那么急,我可没吃饱。”金正要把面包往嘴里送。

“笨蛋,别吃。”格瑞不安感愈来愈强。

“唉?”金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蓝,就像大海,包含了荡着云影的整个天空。

一只觅食的喜鹊飞到金的课桌上,头一歪,啄起了一块面包屑。

然后在金惊恐的眼神中失去了生命。

“因为这面包有毒。”D.K画了个十字,闭上了眼。

 

我终于复活啦hhhhh

连杆6篇作文,才想起来我还要更新。

 

 


【all金】学院生活什么的都是假的(3)


    三个人就这么尴尬的到了十字路口,却看见前面被一群女孩堵住了。
    “ray,你怎么在这,我超喜欢你的说!(◦˙▽˙◦)”
    “ray,可不可以帮我签个名(〃'▽'〃)”
    “ray~”
    女孩中间围着的那个男人顶着一张俊秀异常的脸,挂着略微有点痞子的笑,熟练的应付着。
    这是当今可以与圣空集团相比拼的唯一公司----雷王财团的三少爷,也是当红偶像团『雷狮海盗团』的队长ray,真名叫雷狮。
    对,就是个自恋到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的人。
    “呦,小鬼。”
    雷狮看到金,松了口气。他也是因为那个新闻的缘故,来到这里。
    平时为了躲粉丝,他都是有专车接送的。昨天的新闻让他今天步行上学,然后,就被女孩们堵住了。
    “啧,碍眼的虫子。”嘉德罗斯不满的一扭头。
    格瑞也握紧了烈斩,眉头紧锁。
    “雷狮,你还是一样受欢迎啊。”金的口气也略略羡慕。
    拜托,从某种方面来讲你也很受欢迎好吧。。。
    “小鬼,走,上学去。”雷狮走上前一搭肩,装作我们只是好兄弟的样子,暧昧贴上他的脸,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    等等,大哥,我们很熟么。。。。。
    “诶,是ray的好友啊。”
    等等,小姐姐们,你们画风是不是不对。。。。。
    “是啊,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哦~”
    “我不介意让你的粉丝们知道你的真名和元力,虫子。”嘉德罗斯狠狠的说。
    这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规定,明星偶像的真名和元力不可泄出,因为曾经就有相似的案例,嫌疑人到现在还没捉住。
    于是这也了粉丝狗仔心中最劲爆的事情。
    “可以啦可以啦,都散了吧,在不散就要迟到了。”雷狮招呼着女孩子们散了。
    因为是朋(qing)友(di),他们之间这些都是公开的。雷狮倒也无所谓。
    只是。。。。
    “王子殿下,你还好么你还好么,在下担心死你了。”
    这没马的骑士是什么时候来的!!!
    “我?我怎么了?”金一脸懵逼。
    “没什么,小鬼。”雷狮危险的看了安迷修一眼。
    “恶党,亏你还能说出没什么。”
    “确实是没什么呀,只不过是个达摩克利斯之剑而已。”
    “达,达什么?”大哥,说人话不行么,金冷汗直冒。
    “达摩克利斯之剑。是说你现在处境很危险啦。”
    “诶?”
    “不过小鬼,就算真有这么把剑悬在你头上,我也会在马鬃断掉的那一刻,当在你们之间,这是我的约定。”
    雷狮看着金,眼神是坚定的,还夹杂着些许温柔。
    金一愣。
    这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 杀气实在太重了啊,你没发现吗。。。。
 

    嘉&格&安:雷狮,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们三个人了!!!!

下一章正式走剧情√
呵呵,都忘了还有剧情了(悄声)
换了一个手机,又得重码(搞得跟你原来的手机有好好码一样)

   

【all金】学院生活什么的都是假的(2)

1

 嘉德罗斯出了校门,祖玛雷德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“老大,我们今天拆哪栋楼。”雷德凑上来问。 因为金在家修养了半个多月,格瑞也因为要照顾他一起请假了,嘉德罗斯没人打架,手痒了,就拆几栋教学楼玩玩,反正第二天早上,圣空集团后勤部会把楼修缮好,这些钱对圣空集团来说,也只是毛毛雨。。。。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圣空集团的资产是常人想象不出来的,如果它的未来继承人嘉德罗斯说他家只是颇有资产,那么基本所有公司都只好说小的一文不值。

 “今天不拆了,明天渣渣要回校了,我想挑些礼物给他。”嘉德罗斯难得的好心情。 “老大。你认真的?”雷德一脸不可思议“我记得你才说的再也不想给这个渣渣买礼物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“闭嘴。” 

“还说就算是他来求你,以死相逼,你也不会撼动半毫。”

 “闭嘴(▼皿▼#) ” 

“而且还。。。。。。” 

“我让你闭嘴!!!!(╬◣д◢)”

 “老大老大我错了,诶诶诶,祖玛救我呀!” 

最后闹闹腾腾的总算来到商业街。

 这次送什么好,上次送的巨型巧克力被格瑞黑着脸打碎了,为此学校当天为了修教学楼停课了一天。 

要不交给看恋爱小说长大的雷德选,可上回他挑的礼物把金给吓哭了。 

原来金怕狗啊…… 

“不,只是小时候被一只哈士奇给吓到过,所以怕的是大型犬而已。”当时格瑞一遍不动声色的安慰金一边不动神色的把狗给处理了。 隔壁的小女孩倒还挺喜欢的。

 所以还是得自己挑吗……

眼睛随便看却不小心看到电器店外的电视,上面正播着当天的新闻。 

“多人晕倒生命垂危,疑似与激素事件有关”

嘉德罗斯脚步停住了。

 激素事件?!

 那么渣渣他…… 电视上并没有出现金的影子,可嘉德罗斯并没有松口气。

 “老大,金他怕大型犬,你说这回送个茶杯犬怎么样。”雷德又凑了过来,却看见看见神色凝重的自家老大。

 “今天先不买了,撤。”嘉德罗斯慌慌张张的先跑了。

 但愿,我想多了。 

当天晚上他熟练的翻下阳台,躲过保安,一路跑着到了城市的另一半,格瑞和金住的房子。从那个关不严的走廊的窗户翻了进来,悄无声息的进了金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金怎么看都像是在睡梦中,可是也许,他早已被死神盯上。

 “渣渣……”嘉德罗斯看着呼吸均匀的金少有的温柔。 

“谁在上面!”格瑞的声音响起。

嘉德罗斯翻窗而下,藏在了死角处。

好险。

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惊恐的睁大了眼睛。“等等……”

 

格瑞半夜听到楼上有声音,赶忙跑了上去。他知道,金一旦睡着就很难醒,要是出了危险,他可不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“谁在上面!”他喊道。

打开门却空无一人,只有熟睡的金。

看了看打开的窗户,是风么。

“等等……”

 

金,他……可是不管关窗子睡不着的

有人来过!

第一次,嘉德罗斯和格瑞想到一块儿去了。

 

“嘉德罗斯,你这么在这!”

“路过。”

鬼信啊你家里离这半个城市呢!

“渣渣,你就心怀感激的接受吧。”

我一定是世界上码字最慢的写手